第05版:本市·热线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标题导航
dlrb
   
2018年09月13日 星期四  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
历时12小时,一次性完成5项心脏大手术

市人民医院孙江滨“旧心改造”手段了得

 

    老陈(中)和他的手术、麻醉、体外循环、重症监护、护理团队合影

    近日,74岁的老陈很庆幸自己选择了桂林市人民医院孙江滨团队,在经历了12个小时的漫长手术,其中心脏停跳近4个小时,先后接受了主动脉瓣置换术、二尖瓣置换术、三尖瓣成形术、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、房颤射频消融术5项在心脏大血管外科手术难度系数表单上“位于前列”的手术后,经过术后精心的监护及护理,老陈将要“退休”的心脏恢复了活力。

    房子住久了,不是水管破了就是电路漏电,甚至是房门不能正常关闭或者不能打开,更有甚者出现墙壁裂了的现象。这些现象的出现意味着必须要进行房屋改造了,高明的旧房改造往往能给人眼前一亮的体验。

    在桂林市人民医院胸外科/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孙江滨博士看来,“旧房改造”和心脏大血管手术有很多的共性:血管堵了,就给它搭个桥;心脏瓣膜关不上了,就给它做个置换……如同为老房子里换个水管,换个门,刷个墙,干好了,总能够改善居住体验和生活体验。

    当然了,人体器官不可能等同于老房子,心脏大血管手术的风险与旧房改造更不能一概而论,房子可以推倒重建,而心脏大血管手术很多时候往往没有第二次的机会。因此,何时选择手术,选择什么样的术式,手术团队的配合是否默契,对一个患者的手术成功就显得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病情复杂一次手术需完成多个手术

    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、多支病变,还有房颤,老陈心脏可谓是“漏水漏电还透风”。

    说起来,老陈患有心悸有20余年,劳累后总会胸闷气短。几个月前,老陈突然反复出现胸闷,伴有气促,不能平卧,活动后病情加重,休息后也没有好转。就诊多家医院,都因病情重、手术风险高、治疗效果不佳无功而返,最终辗转来到市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收入院时,老陈各项生命体征极不稳定,病情危重。一系列检查显示老陈的病情远比想象中更复杂。心脏彩超提示:心脏射血分数只有25%,心功能有严重障碍、全心增大、二尖瓣重度返流、三尖瓣重度返流、主动脉中度返流、中度肺动脉高压、左心功能减低。冠脉造影提示: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、多支病变。

    “患者心脏就像一座破损的房子,除了墙面还行,里面的水路、电路以及房门基本无法正常运行了。”孙江滨说“这样多个高难度手术合并在一起做,手术风险极高,稍有不慎,患者及家属很可能面临着人财两空的悲惨局面,但是如果不手术,患者远期存活率极低,并且毫无生活质量可言,对患者和家属都是一个极大的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老陈基本上把心脏外科能做的都做了一遍。”孙江滨说,“这样一次要完成多个手术,叠加的手术风险在区内都是非常罕见的。”孙江滨介绍:“此次手术的成功完成,体现了医院多科协作解决疑难复杂病例的能力,也标志科室在复杂的心脏手术方面迈入国内先进行列。”

    多科协作“旧心改造”成功相互信任是关键

    与老陈的家属充分沟通后,了解到孙江滨团队在本地区的影响力和众多高难度手术的成功先例,老陈和家属都决定接受孙江滨团队的手术。

    患者的信任就是医生最大的动力。经过术前积极调整、完善的术前检查、完美的手术设计,在麻醉科主任阳子华带领的麻醉团队和体外循环团队的全力支持下,历时12小时,孙江滨团队顺利为老陈的“老旧心脏”搭了3根桥,换了2个瓣膜,做了1个瓣膜成形,并进行了房颤射频消融术。

    在术后胸外科/心脏大血管外科重症监护室近1周的治疗中,监护团队在ICU主任张庆祥带领下,做了缜密专业的诊治和护理,成功度过了术后最关键的阶段,避免了术后严重并发症的发生。目前老陈各项生命体征平稳,各项指标术后复查均无异常,已经康复出院。

    廖国梁 黄薇 文/摄
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
版权归桂林日报社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 Email:service@guilinlife.com 
桂林生活网客服电话:(0773)2853120 2852488 传真:(0773)2853265 地址:桂林市中山中路39号南方大厦9-5号
经营许可证:桂B2-20040001

桂林晚报